当前位置:幸运分分彩 > 生活 > 正文

无声校园里有位“十项全能”生活老师

未知 2019-05-09 12:48

  生活老师这个身份,在南京聋人学校,似乎有了不同的定义。2015年夏天,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徐秀玲,揣着从小到大的教师梦想,离开象牙塔,在这片热土开始了她的特教之旅。

  “起初有人诧异,你一学物理的,跑去做生活老师?4年下来,我觉得我来对了!”

  “徐老师,我衣服破了!”“徐老师,我热水壶碎了!”“徐老师,我好像发烧了!”……听起来苍白单调索然无味的小状况,却真真忙坏了这位最年轻的生活老师,“最初是鸡飞狗跳,因为缝衣服、修水瓶,我完全没接触过,沟通也是很大的障碍,我一点手语也不会。”

  如果说来到聋人学校成为生活老师是命运的安排,那么练就十项全能、坚守这方天地,则是徐秀玲自己的选择。“我第一次踏进聋校的时候,这里真的太安静了,但是看着孩子们明亮的眼睛、灿烂的笑脸,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我知道自己不会走了。”1000多个日夜里,她是心灵手巧的裁缝,悄悄为孩子缝补不小心钩破的衣角;也是未雨绸缪的安全员,闻出调皮孩子偷偷使用的蚊香;她是善解人意的知心姐姐,总能安抚孩子低落的小情绪,也是博闻强识的辅导教师,常常把惊喜带给苦思冥想的孩子。

  “晚自习时,要是辅导老师不在,我会给学生讲物理题,有时候语文、英语也教教。”徐秀玲说,她特别享受学生唤她一句老师,“他们心里估计想着,你一生活老师还会物理呢,然后小眼神中就藏不住的崇拜,我感觉特别棒!”没多久,这位俏皮的生活老师就成了学生们在作文中争相点赞的对象。

  对于初入特教行业的徐秀玲而言,学生要是不舒服,自己同样心里很慌。2017年冬天,正在校园里巡视的徐秀玲,突然听到楼梯口传来一声钝响,她赶紧跑过去,发现学生小婕晕倒在地,小脸煞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我立马打120,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上了救护车,躺在担架上的小婕逐渐恢复了意识,但因疼痛一直剧烈挣扎,医生想做个初步诊断却无法靠近,“我紧握她那到处乱抓的双手,试图给她一些力量和勇气,然后用手语在医生和小婕之间进行翻译和沟通。”徐秀玲回忆起当时的场景,“到医院后马不停蹄地开单子、做检查,她的疼痛突然又发作,又蹬腿又哭喊,从床上滑下来,蜷缩在地上,我能做的,就是紧紧抱着她。”直忙活到大中午,小婕的家长赶到了,徐秀玲这才长舒一口气。“那年平安夜,这个孩子红着脸给我送来一个苹果和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谢谢老师在我生病的时候照顾我,祝老师平安夜快乐。”短短两行字,让徐秀玲记到现在。

  彼时,徐秀玲初为人母,家里还有9个月大的宝宝在等着她回去,“我的工作性质,隔一天上一个夜班,很少有完整陪伴孩子的一天。但做了妈妈后,我更加理解听障孩子父母的心了,我希望给这些特殊花朵多一些温暖,他们也都是我的孩子。”

  对于生活老师而言,所谓的十项全能,还是源自点点滴滴的付出与积累,以及一颗扛得住繁琐的平和的心。“1989年出生的小姑娘,太年轻了,又是高学历,我们一开始担心,她是不是就来走个过场的。”一年的见习期,徐秀玲用实际行动打消了这份疑虑,证明自己“跟别人不一样”。

  如今,徐秀玲已经把生活老师的角色玩出了新模式、新花样。她是不落窠臼的活动策划者,先后组织了为舍友点赞、绘画展示等丰富多彩的宿舍文化活动,用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形式增进了彼此间的情谊,“根据我的观察,很多孩子绘画功力很强,但有的孩子参与度不高,我就一个个去找他们,想方设法跟他们打成一片,成效超乎预期。”同时,徐秀玲也是聋人学校第一位开设生活指导课的生活老师,她从公共设施使用、常见疾病预防及人际交往沟通等方面为不同年级学生送上了量身定制的主题课程。

  值得吗?很多人反复提出这个问题,徐秀玲的答案没有变过,“入学的时候,他们还不大会照顾自己,毕业的时候,绝大多数孩子甚至会主动帮助身边人,那一刻,他们长大了,对我来说,足矣。”徐秀玲说,她愿意做夜幕中的那盏灯,明亮而温暖,照点亮每个孩子的心田,守护他们的成长。

标签 生活